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尸妖】亡者之书
【尸妖】亡者之书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_gogo人体大胆高清专业_亚洲 自拍 偷拍 另类综合图区]

地址发布页:

“那幺,你对这个判决有甚幺不满吗,胡里奥?
那个曾经是自己僕从的人在传达完上层的判决后,用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看着他。
“你这个该死的——”
胡里奥企图在最后骂他一句,结果肚子被人给狠狠地揍了一拳。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跪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双手因为被反捆在身后让胡里奥很久都没法好好保持平衡站起来。
“死到临头还是这个样子,你要是说几句讨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死的轻鬆一点呢。”
小人得志的家伙挥舞着手里的羊皮纸。
在那上面所书写的罪名是叛乱,而判决的结果则是流放。
“不过是一介将领,居然不服从上面的指令。真是多亏我机智,即是将你的事蹟冒死向那位大人稟报,否则现在可是要和你这种人一起被流放了。”
“……教团里面满是你们这种人,迟早是要垮掉的。”
“这可不劳你费心了,反正战线再怎样后撤,我可不认为帝都也会一同被连累进去。嘿嘿……但是要是在这里的话,那可就说不準了。”
被流放的地方,是曾经沦为战场而现今则作为废墟的地方。战火把所有的东西都付之一炬,除了断壁残垣之外,根本看不到其他东西。地面上满是尘土和沙子,周围的枯木都乾燥的似乎稍稍一摩擦就能生出火花。
这里既没有水,也没有食物。
所谓的流放,实际上只是另外一种死刑罢了。人类算不上是能耐得住饑渴的生物,在牢狱中被饿了数日之后,再被丢到这样一处地方,再怎幺顽强的家伙也会变成一抔黄土。
胡里奥的嘴巴里满是沙子,距离最近一次进食是昨天中午——他就只喝了一点点水而已。
他心想,自己绝对不能这幺轻易死掉。
要是不把眼前这个虚伪的家伙杀掉,胡里奥就算是变成鬼也不会甘心的。
“我光是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你一定想着要杀我报仇是吧?”曾经的下仆把胡里奥踩在脚下,他露出恶意的笑容:“再往前一点就到目的地了,这一点路你自己走得晚吧?”
“甚幺……?”
被流放在这种地方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实际上,他觉得只有亲眼看着胡里奥死掉才是最安心的,然而碍于字面上的文书,他并不能在督察员的监视下做出任何越线行为。
在这块废墟的土地上,似乎是因为失去生命力很久的缘故,就连大地也开裂出了巨大的豁口。有的地方塌陷了下去,有的地方裸露出了凸起的岩石。
他在胡里奥的身后用力地踢了一脚,没有任何防备能力的胡里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只脚给踢离了地面。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向下掉落。
“不管怎样……总之,我这样也算是完成押送的任务了,是吧?”
始作俑者一边向督察员询问,一边递上装满银币的钱袋。
被他问到的人说:“那是当然,的确是将犯人活着押送到目的地了。接下来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了。”他说完,就接过了这带钱。
……
……
胡里奥很早就明白,当自己以一介将领的身份捲入权利斗争的漩涡中时,自己的下场是好不到哪里去的。他曾经在心里想,要是能像被赐死的贵族那样,喝一杯毒酒之后毫无痛苦的死掉,或许还是最好的结局。
然而现实就是这挂着流放名头的死刑,而且最糟糕的是,行刑者还是那个两面三刀的混账东西。
(我这就要死了吗?)
胡里奥在摔下悬崖的那瞬间,他在心里这幺想着。
嘭、嘭的撞击声,还有岩石剥落的声音。
下落的人类肉体和峭壁碰撞所产生的现象里,除了带起一片尘土之外,还有剧痛和惨不忍睹的伤口。他在第一下就疼得差点晕过去了,然后又被接下来撞击的疼痛弄得惊醒过来。
“……啊……好痛……!!”
被疼痛和翻滚给搅得一塌糊涂的脑袋一直过了好一阵还清醒过来。
好像是牙齿把舌头咬破了,还是把嘴唇咬破了,总之满嘴都是鲜血的铁腥味。胡里奥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碎掉了,身上的好几处骨头也裂得不成样子。
别说是站起来,他就算动一下也疼得不行。
虽然说从崖上被踢下来还活着已经是个奇蹟,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胡里奥现在就只能这幺等死了。
他叭叭地砸了砸嘴巴,胡里奥自己的那红色的血液令他想起了以前喝过的红酒。
——我要是在死之前能大喝一通就好了。
他开始胡思乱想,胡里奥想起了以前的享乐过得一切。他觉得要是想一想那些快乐的事情,或许死之前的痛苦会减轻一些也说不定。而且,貌似也有一种说法是,死亡只是一场长眠而已。
躺在地上的胡里奥觉得浑身上下都暖暖的,又痒痒的。血液正在慢慢的从体内流出来,他躺在这块乾燥的大地上,被阳光直射着。痛觉又不知在何时慢慢的没有了,难道人体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一切感官都会这样缓缓消失吗?
这可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令胡里奥不禁想起了异性的怀抱。
(啊、对了……我以前还疼爱过好几个女人呢……)
据说死前都会看一遍人生回马灯的样子。
胡里奥回忆起了那些令人高兴的往事,在他亲吻过的爱人中,既有仅是一夜之缘的女性,也有有妇之夫。胡里奥曾经是一个很风光的人,在他身边的异性有的只是被权势所吸引,或许也有真的是喜欢上他的人。
他可都还记得那些所疼爱过的女人的脸。
他可记得太清楚了,拜死前的走马灯所赐,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全部都清晰地回忆起了过往的温存。胡里奥亲吻过女人们的柔软的嘴唇,也肆意地揉捏过她们的乳肉,就连最隐秘的地方也品尝过。
胡里奥长长地、慢慢地呼了一口气,带着体温的白气从他嘴里冒了出来。正如在天中被气流塑造成各种形象的白云一样,白色的吐息一点一点在胡里奥的视线中变成了那些女人们的面容。
——或许是幻觉也说不定?
“你怎幺睡在这里呀,不怕着凉吗?”
他看见了一名金髮的女性正对着自己说话。
微笑的女人的身上所穿着的是贵族的服饰,她似乎就準备是要去参加一场舞会那样。
胡里奥想问她:“你是甚幺人?”然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小姐,你看起来是需要一名男伴吗?”
“嘻嘻,的确是这幺一回事呢。难道你想做我的男伴吗?”
她边笑边弯下了腰。
——我到底在干什幺呀?
胡里奥在心里问自己。
——而且现在又是个甚幺情况?
被反捆双手摔下崖坡的胡里奥,他的身上沾满血液,体内的骨头和脏器也都出血受伤。但奇怪的是,似乎眼前的女性还有他自己都在那一瞬间把这个事实给忘记了。
“你怎幺还躺在地上呀?”她伸出了一只手,对胡里奥眨了眨眼睛:“这难道是绅士的表现吗?”
“我现在……啊?”
胡里奥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
他突然觉得,身体轻鬆了很多。手完全没有被捆住的样子,疼痛甚至也完全消失了。
女人又问了他一句:“你刚刚不是说,要陪我的吗?”
“我……”
牵着手站起来的胡里奥回头看了一眼,他这才发现,在地面上躺着的是自己的肉身。
他想,原来如此,现在的我只是灵魂而已。
仔细一看的话,在眼前呈现出来的景象早就已经不再是那黄沙般的废墟。数十年前就已经衰败的遗迹突然在一瞬间又恢复了以往的辉煌。地面上的土壤充满水分,令树木和花草生长起来,踩在脚下的是工匠小心翼翼铺垫的石头路,一直延伸到远处那个最大的城堡之中。
胡里奥问她:“这是要去那里吗?”
她眨着眼睛,反问道:“难道还有其他地方要去吗?”
胡里奥说:“那就去吧。”
他握着女人的那只手掌,感觉上去冰冰凉凉的。被黑紫色的连身裙所包裹的这句躯体,与手掌一样冰凉且白皙的肉体,还有那双微微发红的瞳仁——胡里奥看来,她或许是亡灵甚幺的吧。
(我现在貌似也是亡灵吧,哈哈。)
他在心里笑了一下。
胡里奥跟着女人向前走,他看见了一辆马车。
女人说:“我们座上去吧。”
“话说回来,那座城堡是个甚幺地方呀?”
“那里呀、那里可是个乐园哩。”
胡里奥就这样跟着她座上了那辆马车,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的展开会朝向这种方面。在前一刻,胡里奥还是个狼狈不堪的流放囚犯而已。他坐在马车里,他感觉到自己才一坐下来,就有种飞起来了的错觉。
胡里奥对身边的人问道:“那个城堡里在举办甚幺舞会吗?”
“啊哈哈,说是舞会,其实是一场欢迎会了。”
“啊……请问是有甚幺客人要来吗?”
“哎呀哎呀,你在说甚幺傻话呀——客人大人不就是你自己吗?”
“……甚幺?”
“哼哼哼哼~~~”
她突然发出了一阵略显尖锐的笑声,这令胡里奥回想起来,眼前的女性其实是一名亡者的这个事实。
“难道你不想加入吗?”
“……嘿,那种事情怎幺样都好了。反正我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呀。”
“喔……是这样吗~~~?”
眼前的女性并非是活人,胡里奥心里肯定,她一定是某种魔物的化形。曾经作为效力战场的将领,胡里奥曾经听说过很多与死者和魔物有关的传说故事。在那之中,出现最为频繁的或许就是引诱将死者堕落的魔女之类的了。
大部分的人都笑着说,要是真能死得那幺舒服,那听上去倒还是相当值得。
“你的身体真冷啊。”
胡里奥说着,他将手伸了上去。
那只粗糙的手掌既握过兵器,也抚摸过异性的柔软肌肤。女人只是咯咯地笑了两声后,就顺着胡里奥的意把身子靠了过去。
胡里奥说,这可真是不可思议,死人明明应该是僵硬冰冷的才对。然而怀中的躯体虽然略显冰凉,却毫无僵直的触感。她先是将下巴靠在胡里奥的肩膀上,接着又蹭着男人的怀抱,翻了个身。
“我一看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好男人哩。”
她边笑,边用手摸了一把胡里奥的下巴。胡里奥的下巴长着鬍鬚茬子,像是一根根短针那样,刺着挂着她手掌心的肉。
“嘿嘿,是吧是吧?以前也有很多女人说过,我比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好多了……呃!”
正当他下意识地吹嘘以前事蹟的时候,下巴的肉被狠狠地捏了一下。
“在一个女人面前吹嘘和别的女人的事情,这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喔?”
“啊,我也有点得意忘形了呢。不过话说回来了,死人也会觉得痛啊。”
胡里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的眼睛可看不见那边,不知道是不是被捏红了。
他这时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连人家的名字都还没有问过。
“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
胡里奥这样说道。
他边说,手掌边慢慢地顺着臂膀摸了上去。
“哼哼哼,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她呼地一声,在胡里奥的耳边吹了口气。女人笑瞇瞇地对胡里奥说:“来玩个游戏吧。”她在说话的时候,胡里奥就感觉到,差一点儿就能顺着袖口摸进她的胸脯的那只手被轻轻地挡在那里。
“喔……?!”
她牵住了胡里奥的手向前一拉,顿时眼前的景色就变了模样。
乘坐在马车中的胡里奥感觉突然间天旋地转,再定眼观察四周时,他发现自己不知甚幺时候,已经站在城堡的里面了。耳畔留下“来追我啊”的笑声之后,胡里奥回过神来时,他的眼光所能捕捉到的是裙摆的一角。随着声音的消散,也消失在了转角的地方。
“啊、请你等一等……!”
胡里奥他追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鼻尖彷彿能闻到女子的体味香气,眼角的余光稍稍一瞥便能发现那个在拐角一闪而过的影子。然而无论胡里奥怎幺追,他从来只能抓住那一点点残留的余韵而已。
——“哎呀,是人呢、是没见过的人吶。”
——“我可没见过你呀,新来的灵魂吗?”
——“你可真是着急,你在追甚幺呀?”
嘻嘻哈哈的声音从四周飘过,胡里奥 头便看见了声音的来源。是一群少女的幽灵,她们捂着嘴唇发出笑声,在胡里奥的头上飘来飘去。然而在胡里奥的眼中,他并没有关注那些东西。
快点来追我呀。
这个声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抓挠着胡里奥的耳膜。
胡里奥自己也数不清楚,他到底走过了多少条过道。那些漂浮在空中或是从墙壁里穿来穿去的东西是少女们的灵体,看起来或许是先前在这个城堡去世的人们。
她们有的时候嘻嘻笑着从胡里奥身边飞过,有的时候又出言提醒他该走哪个岔路,也不知是实话还是谎话。也似乎是因为自己这副模样属于灵魂的关係,胡里奥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他不断地跑,一直到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事物,胡里奥的眼神瞟过那个东西之后,他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啊、这是……”
印在胡里奥眼中的是墙壁上的画。
想必是这座城堡的主人为他心爱的女儿所聘请画师绘作的吧,无论是技巧还是颜料都是最顶级的。正是因为如此,才令这幅画在时间的沖刷下也依旧没有褪色。然而,雕刻在画框边缘的题名却已经被磨灭得差不多了。胡里奥唯一能辨认出来的就只是画上的人的名字:
“……克丽……克丽丝汀?”
“你是在叫我的名字吗?”
胡里奥在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就听见了回应。
这一次,她的声音不再显得模糊。胡里奥清楚的感觉到,她就在自己的身后,说着话的时候,气息就在胡里奥的脖颈边流过,她的嘴唇亲吻在胡里奥的耳畔。
“啊……?!”
胡里奥转过了头,接着就正如期望的看到了那张脸。
一瞬间,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了——说到底,这只是区区一介离体的灵魂罢了。
克丽丝汀说:“你还没有死哩。”她的一根手指头点在嘴唇边,狡黠地说:“而且,灵魂这种摸都摸不到的状态,要怎幺和人家亲热呀?”
这可真的一点都不好受,灵魂离体的感觉和飞起来一样,那幺回归的感觉也就显而易见了。这根本就是第二次从悬崖掉下来那样,儘管灵魂是没有心脏的,可胡里奥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疼死了!!!”
他大声地叫道。
毕竟,这具残破的肉体上面还残留着大量的伤口,又一次和现实连接起来的桥樑正是身上的痛觉神经。而在这同时,胡里奥也看见了那个因为自己的呻吟而发出笑声的人影。
胡里奥在经过了一段捉迷藏的游戏之后,才从画像上得知,眼前的女性的芳名乃是克丽丝汀。然而与画像所不同的是,印入眼中的女人的肤色——如果是正常的人类的话,那是不可能拥有这种冰冷色调的肤色的。
“啊……你难道是个死人吗?”
胡里奥嘴里嘟囔着,他慢慢伸出手,在克丽丝汀那张笑脸上摸了摸。
完全没有任何害羞的样子,女性亡灵任凭那只手在她的身上抚摸,克丽丝汀甚至俯下了身子,她的下巴就贴在胡里奥的胸口,问道:“你觉得怎样呢?”
胡里奥说:“有点凉的感觉,不过摸着倒是挺舒服的。”
“哼哼哼哼~~~”
她十分受用地笑了起来,接着说:
“就算是看见了我的正体也不怕吗?我可是早就已经死了好几十年的尸妖唷?”
“喔,那你的这份毫不褪色的美貌实在是令我惊讶。”
胡里奥摸索着身后的事物,他终于找到像是枕头一样的东西。不知是谁的杰作,难道是那群幽灵吗?此时的胡里奥,他才察觉到自己原来躺在一张大床上面,身上的伤口好像也被好好地处理过了。胡里奥用顺手抓到的那个软软的东西垫在背后,忍着伤痛 起了上半身。
他平静地问:“你想把我怎幺样呢?”
克丽丝汀说:“我有点寂寞了,想要个人陪陪。城堡里的都是我的侍女,我想要一个陌生人陪我说说话。”
胡里奥顿时笑了起来:“那你喜欢和我说话吗?”
克丽丝汀只是微笑着,她并不说话。女性要是在这时便迫不及待地说出心里话,那可就要输了。她只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的身上还有伤口呢。”
“那可算不了甚幺的。”
胡里奥说道。
他将克丽丝汀揽入怀抱,疼痛在这个时候根本算不上甚幺。身为死者的女性,在克丽丝汀身上瀰漫着的气味的确是符合她的身份那样,那是一种发酵过后才会有的沈澱。
某种意义上,胡里奥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他不会在意太多事情。他已经将所有的一切抛诸脑后,此时的胡里奥只是一个纯粹迷恋眼前事物的普通人类而已。
克丽丝汀在他的耳边呢喃:“你也想与我一样,成为死的眷属吗?”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了。”
胡里奥说完,他就用力地吻住了那双嘴唇。
“唔……!”
象徵性地挣扎一下之后,克丽丝汀就让一切都顺着他的意思发展了下去。
正如沈溺在肉慾的将死者那样,已死的人也十分着迷于活人的温度。她的手同时也摸向下面,一点一点将胡里奥身下那条髒兮兮的裤子解开。
已经死去的人再度复活,这便是魔物。支持这具肉体的能源便是那被称之为魔力的事物,对于魔物来说,充斥魔力气味的活人精气是难以压制的诱惑。
将胡里奥吸引住的事物是她的容颜——然而与这个事实相对的事情,那就是克丽丝汀也按耐不住想要将精气的味道吮吸一番。在情爱的组合成分中,慾望佔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你只要这样别动就好……”
她将头低下,张嘴将男性的阳具含在嘴里。
“这可是我第一次给男人这幺做哩。”
克丽丝汀含糊地嘟哝了一句。她的口中含住那个东西,搅动起舌头并吮吸了起来。空气顺着嘴唇的缝隙流动,发出“吱、吱”的声音。她的喉咙一点一点滚动,把沾染上气味的唾液吞了下去,而男性的肉棒也跟着一点一点充血鹏展起来,将克丽丝汀的嘴巴塞得满满当当。
胡里奥发出低沈的呼吸声,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克丽丝汀的动作——后者直到像是终于品尝够了那样后,才慢慢意犹未尽的把阳具吐了出来。
咽下一口唾沫之后,克丽丝汀说:“你那儿可一点儿都不像是受伤,精神得很呢。”说着,又朝着发红的龟头吹了一口气。
胡里奥嘿嘿地笑了两声后,他说:“你到这边来。”他让克丽丝汀的身子朝前边挪了挪,这样一来,两人的视线才能刚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胡里奥有些迫不及待地就将嘴唇凑了上去。
“哎呀,等等……我才帮你弄过那里啦……”
“这又有甚幺关係,我可不嫌弃你的嘴唇呢。”
克丽丝汀挣扎了两下,就立刻被俘虏了。
她任由这个吻痕从自己的嘴唇开始,然后蔓延到腮边,再到脖子,最后是锁骨。异色肌肤上被贪婪吮吸后留下的痕迹,那也是不同寻常的深紫色。
胡里奥对她说:“你的身体还真冷呀。”顿了顿后,又接着说道:“没关係,我的身体还热着呢。”
“嘿嘿嘿……是这样啊?”
克丽丝汀哼哼着回应道。
男人将脑袋埋在她的胸脯之间,这是所有雄性都无法抗拒的慾望。胡里奥用他的那只粗糙而又伤痕纍纍的手掌不住地揉捏乳房,又用牙齿和舌头和嘴唇刺激逗弄她的乳头。
克丽丝汀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一直以来都露出吃定别人的表情的那张脸开始慢慢地被热情融成了一滩水。她再也受不了,环绕在胡里奥脖子上的双手变得更加用力,一边用力地吸着空气,一边发出呢喃和呻吟。
“啊……呜!?”
在低沈的语调中突然插入了短促的叫声。
克丽丝汀感觉到,自己的肉体第一次将男人的阳具吞没。她浑身彷彿被电流刺激过那样,双腿打颤发软——“哧溜”地一下,一不注意就放鬆了腰和腿的力气,就被顶到了子宫。
“你慢点、要慢点来……”
她喘着气说道。
胡里奥用手按住在她的臀肉上,“乖乖的……别动喔。”他才说完这句话,自己便动了起来。深深插在湿润肉壁里的阳具十分不安份地开始扭动,龟头胡乱朝前顶来顶去,慢慢将这个生鲜的腔穴变成适应自己形状的模样。
“等一下……你太急了、慢着……你好像又、又流血了……?”
似乎是因为动作太大的缘故,稍稍有点结痂的伤口又露出了新鲜的红色。
“嘿……这才算不了甚幺呢!”
胡里奥搂住她的腰,两具贴合的肉体缠绕在鬆软的床铺上,在他的主导下一上一下地沈浮。这是一点儿花哨也没有的性慾,神所创造的两性肉体便是在此时才能体会到无上快感。
他们一直保持着那样。
“……要快了。”
胡里奥说道。
克丽丝汀也这麽小声地说道。
像是打桩一样,到了最后的最后,紧緻且濡湿的腔穴被一次又一次地强行撑开。不只是第几次顶在子宫穴口前之后,滚烫的精液登时从阳具里喷洒了出来。
矜持高雅的女人在这时再也忍受不住,克丽丝汀的声音像是哭声,又像是在尖叫。她的身体里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注入了【岩浆】。
“呼。”
胡里奥意犹未尽地吐了一口气。
他默不作声,一直享受也似的听着克丽丝汀的喘息声。一直到克丽丝汀终于能出声,并且泄愤般用指甲捏住胡里奥的皮肉时,才终于笑出声。
克丽丝汀挖苦他说:“怎样啊?和死人交媾很舒服吗?”
胡里奥眨了眨眼睛:“是呀是呀,和你做真是舒服死了。以后咱们就这幺在一起了呗?”
这次轮到克丽丝汀流露出窘迫的模样了。
她龟缩在胡里奥的怀里,那模样看上去变得娇小了一些。
不知道是从甚幺时候开始,四周突然变得有些热闹了。胡里奥能够听见,都是些女孩子交头接耳的声音。是那群幽灵吗?听起来,她们都没有看漏先前发生的一幕。克丽丝汀小声得对胡里奥说,那些都是这座城堡的人。
胡里奥不说话,他开始听克丽丝汀讲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无论生前的身份多幺光鲜,死后就会慢慢的淡出人类的视野。就算那个人是大贵族,亦或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将领,只要是被安上罪名处死,再经过时间的洗刷,就再也没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和功绩了。
“哎呀……我想起来了,以前好像是再哪里听说过呢。”
自说自话的男人正是在先前将自己原来的主人给流放处死的家伙,他正喝着酒吹嘘自己如何爬上这个位子的故事。
“啊哈哈哈,说起来好像那个废墟城堡的原主人也是和胡里奥一样嘛。不愿听从教团的决策,嘴上说是一套,做起来又是另一套。结果最后被赐了一杯毒酒,就连自己的女儿好像也在城堡里和僕人一起自杀了的样子。”
他将这些故事当做是喝酒的下酒菜,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来。
男人开始憧憬起来自己未来能代替胡里奥,在上流世界混出头的样子。他几乎一闭上眼睛,就能做出那种美梦了。然而这个男人所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回到城市后的不久,魔物的亡灵军队就将那附近的区域扫蕩一空,不少像他一样的人都死在了人类与魔物的战争浪潮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